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探讨 >> 内容

铅山县清代至民国地契文书探究

时间:2012-11-26 4:50:17

  铅山县历史悠久,南唐保大十一年(公元953年)置县。明朝中叶,铅山称为江西四大名镇之一和江南“八省码头”, 铅山连史纸,河红茶,铜业,鹅湖书院全国胜名。铅山县元代置四十五个都直到解放后改制。目前,保留都地名的还有五都,八都,十都,十一都。在我研究铅山县地契文书中,发现铅山地契保留极少,其原因为铅山历代洪水较多,解放前期闽浙赣革命运动中就组织农民烧毁一批地契、土地革命时期没收地主土地之后,烧毁了大批地契、文化大革命运动,又烧毁了大批地契,造成铅山县地契明代为空白,清早期为罕见现象。铅山县清代地契发掘应该使用民间遗存的契约文书原件研究清代社会经济史。地契文书原件正是铅山县“民间正史”,原件用最真实的文字记录,是见证了铅山县清代至民国文明发展的弥足珍贵的地方史料。在搜集整理过程中,我按照传统的地契文书分类整理,契约中的红契36件,白契67件。按地契的内容特征及文书属性分类:有田房契,补契,津贴,执照,民间借贷,家族合同,过嗣等种类、地契文书类别非常丰富。地契都为纸质文书,纸质文书用纸又有毛边纸、草纸、棉纸、宣纸,其中以毛边纸、棉纸为最多;文书的书立方式十分标准,可分为手书文书、填写版刻格式文书和铅印格式文书、油印文书。其中用毛笔手书的文书占绝大多数,这反映了官版格式文书在民间较少使用的时代特征,在这批地契文书中,家族地契文书成套存世的较少,最早一件是康熙四十九年。官印契最早一件是雍正十年雕版刊印,该批地契文书,无论是契纸、契尾(契根),还是各类官颁文书、证书,都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艺术审美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
一、铅山县最早的地契文书
        (1)在铅山县(今天柱乡伦潭祝家),发现一家三份地契,一份为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一份为雍正十年江西布政司制发的“布政司契纸”(1732年),一份为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至今有233年一张,这三份不同时期的地契,保存得如此完好,实属不易,它对了解铅山县历史以及一个家族的兴衰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史料价值。这份康熙四十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契约,为毛边纸手写(51cm×38cm),采取“民写官验”的形成,契约先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买卖双方的姓名,即在民写方对地契上加钤州县官印,收取契税,表示官方对地契的承认,这份契约盖有二方官府官印,距今已有300年的历史。(铅山县县志记载:康熙四十九年七月十二日山洪暴发,水由马铃关奔涌直下,冲毁杨村至河口道。迄二十二日,雨雹大如弹丸)。
        契约内容如下:立卖契人房祖祝大琳今因无银使用,情愿将承祖置有应分民田壹坐,坐落本圹七堡,土名南湖门前港背,大小伍垃又塘壹垃,共计官贰亩整,东至港背至山勘画至山嘴及水港,北至人行口为界,今将四至明白全窠立作一契,凭中出卖与房侄孙善富为业,当日凭中,面议时值价钱文银八两伍钱正,其价当日一并收足,所卖系二意情愿,无非相逼,并无贪谋,准似等情自卖之后,任凭买主即行受业,日后无得找价赎取,等情如有来历不明卖主,一力承当不涉买主之事,其粮现存,本户照粮纳税无得与言,今有凭立卖契,永远为照。
立卖契人房祖祝大琳。凭中人:蔡元祯,祝荣福,依口代笔:祝文龙:康熙四十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2)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朝廷为进一步防止税款流失,采用了时任河南巡抚田文镜法。新法具体内容为:“凡民间置买田房产业,概不许用白纸写契。令布政司刊刻契纸并契根,用印给发州、县,该州、县将契根裁存,契纸发各纸铺,听民间买用。俟立契过户纳税时,即令买主照契填入契根,各盖州、县印信,将契纸给纳税户收执。契根于解税时,一并解司核封。倘不肖州县于契根上少填价值税银者,照侵欺钱粮例治罪。若将司颁契纸藏匿不发,或卖完不豫行申司颁给,及纵容书役纸铺昂价累民,并勒索加倍纳税,家人里书勒取小包,或布政司不即印给,以致州、县缺少契纸,并纵容司胥苛索者,该督抚查参,分别议处。若民间故违,仍用白纸写契,将产业价值入官,照匿税律治罪。州县官有将白纸私契用印者,亦照侵欺钱粮例追究。如官民通同作弊,将奉旨后所买田产填以前年月,仍用白纸写契用印者,一体治罪。至活契典业,亦照例俱用契纸。”这就是所谓契纸、契根之法,也称“官契纸”。是以仿照征收田赋的“纳粮连根串票”样式的官契纸,取代民契和契尾,以便使契据整齐划一,省却了粘连之烦。新法施行之初,各地方执行的情况并不如人意,一是有的民众对新法不甚了解未予遵行;二是新法对经手胥役要求甚严,执行起来无利可获;三是新法对州、县税额申报、解送限制较紧,地方官府无甚利好,有抵触情绪。鉴如此,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雍正帝发谕申斥税契旧制弊端,严令各地实行新法。上谕云:“即如从前各处税课,经地方官征收,有于额解之外多数倍者,既无一定之章程,则多寡可以任意,其弊不可胜言。属员既已贪取,则上司必至苛求;官员既已营私,则胥役必至横索。日积月累,渐有加增之势,而难于稽查,岂非生民之隐患乎?”此后,契纸、契根之法在全国迅速推行。由于官契纸使用时间较短,所以,目前现存最早的江西“官纸”为雍正十年铅山县三十六都三甲立卖人:祝华琏(今天柱乡伦潭祝家),至今有279年。江西布政司制发的雍正“布政司契纸”均为雕版刊印,毛笔填写,契幅一般为34厘米×64厘米,内容有买卖双方姓名、地址和土地的种类、面积、座落、价格以及契税金额、交纳时间等,契面钤有九叠汉篆和满本文的“江西等处承宣布政使司之印”及州县官印。“布政司契纸”未尾特别标有“每契纸一张卖钱五文,解司以为油红纸费,不得多取累民”的文字,但实际上“书吏夤缘为奸,需取之费数十倍于从前,甚为闾阎之累”。因此,乾隆帝弘历对之深恨痛绝,他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九月初三日继位登基,到十一月初五日便颁谕“将契纸契根之法永行禁止”。现存最早的江西“官纸”为雍正十年铅山县三十六都三甲立卖人:祝华琏(今天柱乡伦潭祝家),至今有279年。从我所藏的这张清代雍正地契实物看,立卖契为雍正六年二月,颁发契书为雍正十年三月二十七日。从实物探讨,这张地契买卖双方在四年前就立下“白契”文书,至到雍正十年买主向官府缴纳契税,以示验核。江西在雍正九年尚采取民契加钤官印验契,“布政司契纸”到雍正十年才有,从这年开始在江西推行的,到乾隆帝将其禁绝,前后仅实行4年,时间非常短暂。
二、铅山家族地契
        这批地契年代始于清朝光绪时期直至宣统三年。是铅山县三十四都(今杨村乡欧家)一个欧姓家族买卖房田时的契约的文史资料共十九份,还有十一都(今石塘镇)林姓家族买卖房田契约十份,这些契约大多为“白契”,官契较少,民写地契几百年沿用固定格式,无非是立契人姓名、卖地原因,所卖土地的面积、坐落、四至、价钱等内容,以及“此系二者情愿,今恐无凭,立契为照”之类的套话,变化比较细微;官验方式去因时期不同常有变化。这对研究本县乃至我国南方清代以来经济、文化、土地管理、民俗等具有重要意义。通过这些地契不仅可以看到昔日他们家族的情况,还可以反映出当时土地买卖的情况,并可以借此研究当时铅山县的土改情况及铅山民俗、土地房产政策的历史沿革,都有重要的文物价值。
   欧姓家族十九份地契买卖情况如下:
(1)光十八年,卖菜园,卖主:欧阳天喜。买主:欧阳天普。(白契)
(2)光绪二十四年,卖房,卖主:欧阳福林。买主:欧阳添应。(红契)
(3)光绪三十二年,卖房,卖主:欧阳忠茂。买主:欧阳添应。(白契)
(4)民国二年,卖房,卖主:欧阳云煌。买主:欧阳添应。(赣省官契纸)
(5)民国二年,卖房,卖主:欧阳洪波。买主:欧阳添应。(赣省官契纸)
(6)民国四年,卖房,卖主:胡苑聱。买主:欧阳添应。(江西省官契纸)
(7)民国三年,卖房,卖主:欧阳善有。买主:欧阳添应。(白契)
(8)民国五年,卖田,卖主:欧阳长发。买主:欧阳志刚。(白契)
(9)民国七年,卖房,卖主:欧阳裕春。买主:欧阳添应。(白契)
(10)民国十一年,卖房,卖主:欧阳添鹏。买主:欧阳添谱。(红契)
(11)民国十三年,卖房,卖主:欧阳添明。买主:欧阳添谱。(红契)
(12)民国十四年,卖菜园,卖主:欧阳添谱。买主:欧阳添谱。(白契)
(13)民国十八年,卖房,卖主:欧阳添荣。买主:欧阳仕雄。(白契)
(14)民国二十三年,卖菜园,卖主:欧阳添荣。买主:欧阳添谱。(白契)
(15)民国二十四年,卖田园,卖主:欧阳添苹。买主:欧阳添谱。(买契)
(16)民国二十九年,卖房,卖主:欧阳德秋。买主:欧阳德雄。(白契)
(17)民国癸亥年,卖菜园,卖主:欧阳添明。买主:欧阳添谱。(白契)
(18)宣统元年,卖房,卖主:欧阳贤廷。买主:欧阳添应。(白契)
(19)宣统三年,卖房,卖主:欧阳阿李。买主:欧阳添应(江西省官契纸)。
十一都林姓家族十份地契买卖情况如下:
(1)同治二年,卖民田,卖主:林肇帅,买主:林伯亮(白契)
((2)同治十二年,卖民田,卖主:林永富,买主:林英槐公(白契)
(3)同治十三年,卖民田,卖主:林会元,买主:林英槐公(白契)
(4)光绪十年,卖民田,卖主:林金祥,买主:林英槐公(白契)
(5)光绪十年,卖房,卖主:林乾元,买主:林英槐公(白契)
(6)光绪十三年,卖民田,卖主:林金祥,买主:林英槐公(白契)
(7)光绪辛丑年,卖房,卖主:林盛亭,买主:林英槐公(白契)
(8)光绪十八年,卖民田,卖主:林肇千,买主:林英槐公(白契)
(9)光绪二十年,卖民田,卖主:林兴仁,林兴寿,买主:林玉湖(白契)
(10)宣统元年,卖民田,卖主:林金芳,买主:林英槐公(白契)。这批契约发现时间跨度百年、保存最完整的家族地契,实属罕见!
三、特殊的地契文书
        (1)军籍户在铅山县永平出现,宋代,绍兴元年(1131),丞相李纲派兵1.5万人驻永平暇乐园,以防范福建范汝为领导的农民起义军(铅山县县志),这时的驻军,除防范工作外,驻军的吃住问题政府也必须考虑,于是,在驻永平处的军人开始由政府分房田,解决驻军吃住问题,这些军人被注册为军户,军户需要自己种地。军户制度在元﹑明两朝最为完备。根据(铅山县县志)记载,我进行推理,永平地区是驻有军户的,军户又称(军籍),军户们的子孙后代一直驻在铅山至到民国。今天,有一份地契文书可以佐证。民国二十八年铅山县军籍七甲的立杜卖民田契书(今五铜乡下坂村),卖主贡阿何蓉秀将承祖所遗下民田坐落下坂李家龙,买主为八都林垂发,所卖法币壹佰四拾柒元,契通过县府盖钤。
       (2)“家谱与方志、正史构成了中华历史大厦三大支柱,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家族渊源和世系图表是家谱中最为重要的内容,这是当代人寻根问祖的重要资料,而且只有家谱这种特殊历史文献才能提供这些资料。”编修族谱,“在我国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上溯到殷商时期,尤以明清两朝最为兴盛。当时朝廷专设宗人府,掌管皇族谱籍。民间族谱也一修再修.然而,在新中国建立后很长一段时期,家谱被认为是宣传封建宗法思想的糟粕,视作无用之物,被打入禁区,在“文革”中大多被付之一炬。家谱,在我国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出现了“断链”。
清代在铅山县有一份因修家谱缺银而卖民田的真实写照!同治十二年十二月,铅山县十一都一个家族8人因修族谱缺银而卖掉自家祖业民田,卖银为二十四两。从这份卖民田的修族谱的地契中留给我们很多的信息,清代民间对修谱不仅热情,还看得很神圣。修族谱要求同一姓氏村民按人头交费,用此费用摆上百桌酒席宴请外村宾客,经费结剧的农民没其它法子,只有房田地可卖!
       (3)众所周知,中国传统社会土地交易过程中存在着种种“乡规”、“乡例”。这些“乡规”、“乡例”按照传统习惯,卖地人的亲族、地邻享有优先购买权,清代土地交易之前寻找买主的环节中,许多地区都存在着先尽亲房族人地邻的“乡规”,俗语有“尽内不尽外”之说。卖主卖地时需先遍问叔伯弟侄等有优先购买权的“亲房”。亲房不买,则由亲及疏、遍问本家族人。本家族人不买,则由亲及疏遍问姻戚,姻戚不买,则问承典、承租人。承典人或承租人亦不买,还要遍问地邻。又不要,才能找其他人承买。与之同时,很多地区还流行卖地先尽原业主购买的乡例,并由此衍生出原业主亲房的优先购买权等。卖主寻找买主时通常遵从这样的“乡规”、“乡例”,否则即会引起争端,甚至闹出人命大案。但是,铅山县就有不遵从这样的“乡规”、“乡例”的事实。光绪三十年弋阳县九郡李安周祀用洋银二十八两五钱在铅山县十都买地,共买民田贰亩。有这样一个事例全文如下:立杜卖契书人八都三面乙甲蔡阿江仝男烈文,今因无银应用竞将承祖父所遗应分关书内民田贰瑕,坐落十都共计租贰担正,共计官壹亩正一瑕,土名双墩前计田一丘,其田东至祝田西至蔡田,南至会田北至胡田又一瑕,土名墩前计田一丘,其田东至蔡田西至郑田南至蔡田北至蔡田为界,今将八至关载明白全窠立作一契,末卖日前凭问亲房人等,不愿成交,方行凭中出卖与弋阳县九郡李安周祀边为业,当日三面言义,时值价洋银二十八两五钱正,其银成契之日,买者亲手一并收足无欠分厘,其田任凭买者即行管业起耕,另布推粮入户,所卖所买具系二意情愿,固非相逼,并无贪谋准折等情,如有来历不明卖者一力承躲不涉买者之事,自卖之后,卖者大小等无得共言生端兹事,亦不得言找,永不得索赎,永断葛藤,今欲有凭立杜卖契书永远为照。
        立杜卖契书人:蔡阿江仝男蔡烈文,凭中人:蔡烈增,胡冬林,代笔人:蔡烈文,并写有"契明价足",光绪三十年冬月曰立。
四、清代妇女在土地交易中的权利与地位
       清代妇女地位问题是研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关于妇女的经济地位与法律地位的讨论尤其是一个热点。特别是女性一生中经历了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等不同的家庭角色,其家庭地位有何变化,她又是以何种方式参与财产交易,是十分值得探讨的问题。通过对契约文书中的一些妇女出卖土地以及妇女参与的出卖土地的文书进行分析,以期探讨清代妇女在土地交易中的权利与地位。从明清妇女卖地资料上分析,妇女的名字一般以"某阿某"形式为最多,这是以夫家姓与娘家姓的组合的名字。这种古代妇女卖契属于重要的“民间档案”,有重要的考古研究价值,可反映一个时期当地社会、经济、文化风貌,为研究当地风俗习惯提供了可靠依据。
清代妇女出卖土地文史资料在铅山县发现四份实物原始记录,一是:乾隆四十一年铅山县十四都七堡(今石塘乡)妇女江阿杨杜卖民山葬夫:二是:民国二十八年铅山县二都(今五铜乡下坂村)妇女贡阿何蓉秀杜卖民田:三是:光绪三十年铅山县八都妇女蔡阿江杜卖民田:四是民国二十五年铅山县三十二都妇女李门朱氏杜卖民田。这里特别提到的一份乾隆年间铅山县十四都七堡(今石塘乡)。夫主身故无银费用,妻子立杜卖契葬夫的感人故事,全文如下:立杜卖契人十四都七堡江阿杨仝男接宗今因夫主身故无银费用,将先年夫在出当民山一障受过常钱十千文,仍托中说合绝卖典十一都六甲林君植边为业,具山坐落八都七堡土名建垅,计山税一亩,正束至降余姓山合水并一小坞在内,西至祝蒋山降分水,南至田坳至降顶分水为界,今将四至明白全窠三作一契周围荒地及坪并蓄录松杉一应在内,当日三面言议,时值价常钱二十六千文正,其钱亲手收足,其山未卖日前尽问亲房人丁不愿承交方行出卖,自卖之后,永断葛藤,任凭买主前去管业,卖主大小人等永不得索找索赎生端与言,所卖所买俱系二意情愿并无贪谋,准折等情来历不明卖主承当,不涉买主之事,但西至之山当日义过,降下山尾自踏一小直存后扦葬,余寸土寸木画管归人管,江姓无留先有安葬坟墓,只许登山醮祭,不得籍家再扦再葬,今欲有凭立杜绝卖契为照。
       立杜卖契人:江阿杨,仝男江接宗,亲伯:江绍右,凭中人:邓光先,李芝庭,代笔人:郑文涧,乾隆四十一年十月曰立
五、清代至民国江西发行的官契与铅山连史纸
       明末、清初以来,江西的产纸量已居全国第一位,铅山的连史纸尤其著名,官府用纸必然首选铅山的连史纸。雍正时期由江西布政司制发的“布政司契纸”,“布政司契纸”均为雕版刊印,毛笔填写,契幅一般为34厘米×64厘米,内容有买卖双方姓名、地址和土地的种类、面积、座落、价格以及契税金额、交纳时间等,契面钤有九叠汉篆和满本文的“江西等处承宣布政使司之印”及州县官印。到乾隆帝将其禁绝,前后仅实行4年,时间非常短暂。这版契纸在江西保留下来十分罕见,全省不足五张,乾隆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奉准户部咨议覆广、抚、扬条奏复设契尾一案,应如所奏通行直省,复设由布政司编号给发地方官,粘连民契之后,填明价值银数,钤印给发,令民收执”。江西行省在乾隆十五年新规实行后印制的第一批契尾至民国年间,光绪朝的这种简式“官纸”仍在广泛使用。乾隆年间至民国广丰县印有地方特色的卖契纸,赣县在光绪年间印有地方“官纸”——“赣县有粮契式”(59.5×62.5cm),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江西布政使司仿照湖南、浙江、江苏、广东等省办法,颁发“江西官契纸”(55×46cm),左侧印有计开条款。光绪三十二年仿照湘、粤改用统一的官契纸后,相应颁行了统一的“江西官契根”,面幅与“江西官契纸”相差不远,纵横53×41cm。宣统时更定条款,新印“江西官契纸”(55×46cm)。上两种契纸都是使用质量极佳的白宣纸。民国元年印“赣省官契纸”(54×43em)及随后印制又印制了相应的“赣省官契根”,面幅为55×4lcm,与“官契”相当. 民国时期长期使用的“买契”(51×30em)则使用毛边纸,“买契”在赣州、上饶等地广泛使用。在铅山县留存了江西发行的官契实物,从官契选纸质量上分析,雍正用的是铅山优质棉纸,乾隆至宣统用的是铅山连史宣纸,民国时期使用的“买契”是铅山毛边纸。
        三百多年铅山民间地契文书是民间社会民事交往、经济交易活动的最原始、最真实的文字记录。铅山民间地契文书真实地、细致地反映了历史上铅山民间生活的概貌外,还体现出铅山特有的语言习惯、方言特点,反映出铅山乡村演变、地理名称的沿革。铅山民间地契文书真实的文字记录反映了民间家庭、婚姻关系协议,家庭制度和婚姻观念的演变。探索铅山民间地契文书是中国民间物质生活及精神习俗文化的物质载体,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细致地反映了民间生活的真实面貌,蕴含着先民许多粗陋实验的痛苦,承载着先民们丰富的生存智慧。是历代官修“正史”之外、存留民间的弥足珍贵的“民间正史”。江西铅山民间地契文书是一座丰富的学术资源宝库,只要我们潜心发掘,就能充分认识到它的价值。

 

 

 录入:章树林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2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铅山县志网(ysxz.net)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江西省铅山县志办公室 主办
  • Powered by laoy8! V3.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