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荟萃 >> 历史纵览 >> 内容

千年古镇 醉美永平

时间:2017-9-22 14:00:43

千年古镇  醉美永平

——金山银山不如美丽铅山

汪华光

2017921

千峰竞秀,万顷稻香。

一次乡间习俗“社日”倾村狂欢的魅力撞击,一位唐代诗人如醉如痴心弦的震荡和鸣,似天籁之音飞扬天下千古传颂:“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陶令不知何处去?一个真实版的桃花源,美丽、富庶、祥和、欢乐,不知美醉了多少人。这就是风姿绰约、半遮面纱的永平其地处江西省铅山县鹅湖山西麓。

铅山县城图     (.同治《铅山县志》


永平,寓意吉祥,经历不凡。《铅书》有记:“夏,少康封其少子无余于越,守禹之祀。地属扬之南境。实为闽楚之喉舌,吴越之要冲。领受过秦皇、汉武金戈铁马开疆拓土的滚滚风烟。唐贞元元年(785年)置镇,动荡、飘泊、寄人篱下又一百六十多年建县,才有了归宿和新生。县名就源自镇内的一座山,“镇西四里有铅山,遂以山名县”(《铅山县志》)。“铅”的读音保留了古音,读作“yán”,《新华字典》列专条地名注解。永平,孕育了一部又一部、不同时期的《县志》,一部部《县志》,链接成炫丽的铅山历史全景。铅山“俗厚民淳,物繁土沃”。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只要您愿意付出,就会有收获。吴绍古,字子似,江西鄱阳人,是这灿若星光的众多耕耘者中的一员。他一好“古”,便成了编纂县志的鼻祖。宋宁宗庆元四年至六年(11981200年)在职。一介县尉,一边履职,一边亲自编著,《永平志》横空出世。不然,县的历史或许会出现人们所不愿看到的长长断裂;宋之前的那段史迹或将被淹没,至少也失色很多;或时针倒拨,退缩从明代书写。有意思的是,第一部县志冠名“永平”却不是县的名称。是其享有很高的知名度,是为了纪念她的诞生地,还是编者对永平情有独钟?耐人寻味。

永平有幸,天耀铅山。新志问世,收获的第一声祝福,就来自大词人辛弃疾。他在《破阵子·硖石道中有怀吴子似县尉》中誉之:“千载图中今古事”。而对好友情浓意蕴的赞美,不经意间又触发了一选择题。那就是,在方志史上以词的形式记载、颂扬修图经事,是首创,特例,还是……?之后,一批批饱学之士,各显其才,呕心沥血、精心编纂。一部又一部的《县志》相继登台亮相,彰显铅山的精彩。数一数,全国有二千多个县。毛主席日理万机,心惦百姓,关怀铅山,仍看过连四纸印刷的清同治版《铅山县志》。那是19658月开始,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朱德夫人康克清、毛主席的女儿李讷和一批中央机关的同志在鹅湖、石溪(现名青溪)“四清”蹲点近半年。足印、汗珠滋润田头农舍,草木透出淡淡的清香。12月,毛主席视察南方抵达上海,调查研究,听取有关同志的汇报,调(借)阅县志(滕振坤:毛主席阅看《铅山县志》)。难道这些带有泥土芬芳、“铅山”胎记的简策,不是浩瀚的中华文化宝库中熠熠生辉的珍品?

永平,唐宋便是重要的铜铅产地、铸钱基地,宋代胆水浸铜法大规模实际运用的首选地。修竹、茂林碧玉般的外衣下,丰富矿藏像个聚宝盆。我国走在世界前列的湿法冶金技术,源于胆水取铜。早在二千多年前,《神农本草经》“石胆”,“能化铁为铜”。晋代葛洪、梁代陶弘景都曾提到类似的事实。被誉为“中国科技史上的坐标”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这样记述:“信州铅山县有苦泉,流以为涧,挹其水熬之,则成胆矾,烹胆矾制成铜。熬胆矾铁釜,久之亦化为铜。”铅山场,号为全国三大铜场。举世瞩目,风光无限。全县人口只三万多人,而这里就聚集十万军民,其中有千名湘军的“黄金战士”。日夜采炼,盛况空前。镇内有个地名叫“铸钱巷”,斑斑陈迹也难掩昔日的辉煌。它就是宋代著名的“铸钱院”所在地 。金光耀眼的铜钱,滚滚流进中央金库的口袋;浸润着劳工期盼和汗水的货币,直接注入经济大动脉。为大宋的经济繁荣和富有,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为何远处江南的铅山,“北宋一度直属京师”是与上述有关,中央王朝的“经济特区”?

1981年在曹家墩、冯家山考古发现大面积的商周文化遗址。说明商周就有先人在这生活、劳作。那么永平的冶铸历史,是不是就远不止“晋太始间,高将军逐白鹿得宝丰场铜坑,寻迹苗脉,循至积翠岩,及今铅山”这么简单、故事化?事实上要比这丰富的多,时间上还要大大往前推移。震惊世界,埋藏地下、重见天日的越王勾践剑,锋利异常、削铁如泥,号称“天下第一剑”。现为湖北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人们只知其来自越地,据说是欧冶子所铸。但不明究竟出于何处,家在那里?此时此刻,在铅山“论剑”,是不是有点不着边际?不!天之大,地之广,无奇不有。这正是世界的奇妙、可爱之处。一切皆有可能!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翻开明万历年间的《铅书》,赫然载之:“《夏书》:杨州贡金三品。山产铅铜,故名。勾践因而冶铸”、“春秋……铅山为越王勾践冶铸之乡”。这些话虽已存世许久,非常遗憾,可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无独有偶,更妙的是,《太平寰宇记 》有述:“昔欧冶子居其侧,以此水淬剑,又有葛仙冢焉,因曰葛水。”今且不论欧冶子是道是侠,与道教有无关系?只谈欧冶子淬剑的就是葛水。何谓葛水?因葛仙才曰葛水。在信州,又有谁人不知葛仙山?葛仙山在铅山,葛水还会远吗?自然也绕不开鹅湖山、葛仙山。永平,远离吴越两国交锋前线,天时地利,倒是很符合勾践“卧薪尝胆”式的核心战略思维和军事作为,是越王勾践秘密铸造兵器之处?若此,不知是有关史料记载的断断续续,还是某些文字叙述与实地之颠颠倒倒,而扭结成难解的千古之谜。这“最后一公里”,谁来攻坚克难,谁来开启这“洞天福地”之门?这些沉睡的史实,使得永平、铅山愈显神秘莫测,不知究竟深藏多少秘密?诸如此类,似一方尚待开发的处女地,柔声呼唤更多的经济、历史、考古、军事、冶金家,有识、热心之士,倾情关爱、潜心投入,打捞沉淀的岁月,化茧为蝶。众志成城,再铸铅山新辉煌。



铅山县衙 (清末外国传教士拍摄,章树林提供)

永平,是饱经沧桑的千年县治。铅山自南唐宝大十一年(953年)建县,至19499月,历朝历代,县(州)治一直设在永平,从未变更。是全县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军事、社会各项事业的中心。拨开堆积在“八字衙门”上厚厚的腐朽残灰,裸露的吏治文化的精华,难道不是历史老人馈赠给我们有益的精神食粮?县署内一座矗立的“公生明”牌坊,镌刻“尔奉尔禄,民脂民膏;下民好虐,上天难欺”。石坊后来不见了,字句却留在人们记忆中。明代县令,江苏句容人笪继良制的“白菜碑”,虽经波折,依然“健在”。文曰“为民父母,不可不知此味;为吾赤子,不可令有此色”。若清风徐徐,时时警醒来人。李淳,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知县,山东日照人。带头捐钱千吊,筹银万两,修建鹅湖书院。讲堂、士子号房、门斗、院墙、门壁,焕然一新。书院建筑的精华——石牌坊,是他精心创意。丰富的文化内涵与佚名工匠高超的石雕艺术完美结合,全国少见。可叹也遭生死劫:国民党干训团,当年驻扎在书院,以日机轰炸为借口,不惜把千年佛舍利古斜塔(有一说比著名的比萨斜塔还要早),全部拆毁。内藏宝物洗劫一空,损失无法估量。还为挂旗方便,恣意妄为持钢凿将牌坊顶板打穿。弃下一洞,却也举头见青天;“文革”中又有一批无知青年用绳索缚套妄图拉倒在地,幸亏一位老师挺身而出力阻这些学生,才使“百年之坊”免遭一劫。李知县,在位,造福一方;离任,留下国宝级文化遗产。“海西李淳”,不简单,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无论你的官职大小,在位时间长短,所作所为是否真正为民?都难蔽人民的“火眼金睛”。功过是非,自有公论。章岩颂德、西湖群贤、种种记念祠,一一记载。榜上有名、祭祀有位的 “好官”、“贤人”,百姓心中锁定的“楷模”与世长存!



鹅湖书院、鹅湖寺、鹅湖斜塔全景   (刘军提供)

永平,赞为享誉世界的中国手工业的“五朵金花”。明朝中叶,商品经济大发展。工商业城镇兴起,江南地区最为繁华。著名历史学家翦百赞在《中国史纲要》明确指出:“在这里,已经形成五大手工业区域,即松江的棉纺织业,苏杭二州的丝织业,芜湖的浆染业,铅山的造纸业和景德镇的制瓷业,他们之间已保持了极紧密的商业联系。”岂止于此?试想,汉代、唐宋时期,驼铃声声、风帆片片的南北水陆丝路,怎会让丝绸、茶叶、瓷器、纸等这些主角缺位呢?明代只不过是一高峰期。他们共同努力,编织、拓展丝绸之路。铅山是长长“丝路”上的一重要节点。那时,武夷山、紫溪、英将、石塘、港东、杨村、鹅湖的纸、茶叶、药材、土产等大批物资在永平汇合、转运、加工。各地商贾云集,舟车如龙。往来人员,摩肩接踵。仅横跨桐木江的北门桥,长廊的店铺就多至五、六十家。时光易逝,昔日的喧嚣,已随流水的浪花远去。廊屋不存,唯见城北孤寂的“大埠头”和与之相依的空荡荡的水面。我们虽已无法观赏其鲜活的繁忙场景,但凭借故纸堆中的数字显示,只水上运输,19391月永平民船公会仍有帆船144(《铅山县交通志》),也尚可见一斑。回想繁荣那会,“其时的铅山河是热闹非凡的。每当日暮时分,从永平沙园里沿北门桥直至石盘渡一带的水面上,大船小舟排得密密匝匝的,甚至要驻泊到水面中央。而当夜幕垂空后,那齐明的舟火与镇内的万家灯火交相辉映,但见天上星光闪烁,水上灯光摇曳,几乎叫人难以分清哪是天,哪是水,哪是舟,哪是岸”(田声《赣闽通衢永平镇》)真不愧为金光闪闪的丝路、漫漫“万里茶道”、巍巍武夷山下璀璨的明珠。

永平,襟喉入闽,控带两浙,历来是兵家重地。抗日战争期间,1943年夏至19459月日本投降,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驻扎在此。成为东南苏、沪、浙、皖、赣、闽、台数省的抗战热土。四面八方的热血青年涌向这里,以求救国图存;一批批中华儿女,高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歌曲奔赴前线杀敌。战区司令部林家村荷巷周家、黄家窠),顾祝同、上官云相、黄伯韬、温剑鸣、朱华,邹文华、卢旭、陆俊声等将军云集。不仅有苏联顾问室(葛仙山乡陈家坞村里新屋、美国顾问室(亦即美国十四航空队、飞虎队情报站)(葛仙山乡长生坂普陀恩庙),时隔七十年,至今还有村民能叫出当时的负责人美军上尉名字:“傅保罗,会说中国话”。有侨务委员会、华侨医疗队(驻五都),长官部卫生处的附属医院(白石院庙)为救治日本战俘中佐中野亦男做过截肢手术。还有韩台义勇总队,总队长李承晚回国后成了韩国第一任总统。


三战区司令部办公地(林家村荷巷周家)


三战区司令顾祝同住地(黄家窠1)


三战区司令顾祝同住地(黄家窠2)


三战区参谋长黄百韬、温剑鸣住地(宋家埠朱家)


美国顾问室(葛仙山乡长生坂普陀恩庙)


苏联顾问室(葛仙山乡陈家坞里新屋)

疾风知劲草。铅山人民为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尽其所能,要钱出钱,要力给力。默默地节衣缩食,克己奉公,源源不断地提供人员、粮食、物资、住房、后勤保障等等,舍小家为国家;为了“可爱的中国”、坚定的信念、幸福的生活、美好的明天,付出无法计算的努力和牺牲。其革命精神,闪光的青春,不朽的功勋,惊天地、泣鬼神!将永远彪炳青史,与日月同辉!被后人深深铭记、学习、传承!

平,文化旅游资源丰富,春色满园、朵朵芬芳惹人醉。曹家墩,商周文化遗址,是铅山早期的先住民地之一。暇乐园,赵氏“一门九进士”。人人称奇,指的是宋教育家赵士礽及其子孙。三子赵不逷置兼济仓,冬籴夏粜,活人甚众,百姓为其绘像勒石祠。四子赵不迂建“赵氏书楼”。内藏经、史、子、集数万卷,专人管理,楼设几席,方便社会人士阅览。有人说是我国最早的私人图书馆,即便不是“最早”也应是“之一”吧。“书香”与“仁义”之风,一直执着护卫、翱翔在铅山的大地上。清风峡,铅山“百里三状元”的第一位魁首,北宋.刘辉少年读书处。希望的阳光从这里升起,梦想成真,独占鳌头,蹚出一条勤苦、奋斗者之路。仁义坊张家,乃是北宋信州刺史张宪退居铅山之处。其仰慕陆羽,袭号东园先生。“性嗜茶,因桐木山莳茶林,至今桐木源产茶皆其手植,并教土人种之”(清.同治《铅山县志》)。桐木关,铅山的八大关隘,赣闽通道。云雾缭绕,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山顶即是大陆东南最高峰黄岗山。他的一举一动,被无数双眼睛全程关注。在那个封建社会时代,“刺史大人种茶”,既种又制,自己种,还教人种。无疑於平地刮起一股强台风,推动整个武夷山区的茶业蓬勃发展。似“千手观音”散花,山北山南,茶香沁人。铅山的团龙、片凤茶,是辛弃疾的至爱,地方向朝廷的贡品。两肩霜花、披荆斩棘的茶叶人,开拓的茶叶之路,走的人越来越多;路越走越宽,越走越长。为后人顺利迈上红地毯、摘取“万里茶道第一镇” 的桂冠,“红茶鼻祖”、“世界红茶之都”等等荣耀和成就,舖下坚固的奠基石。张公,垦殖的茶林,“双泉”滋润绿叶欣欣,村人奉为“神茶”;赣闽乡民感其恩德,立庙祭祀,尊之“茶神”。报本坊,申世宁舍命“饮刀救父”,正气凛然,义伏群凶。其情高《二十四孝》,稼轩为之赋诗,朱熹欣然手书。石井庵,清康熙御笔:“章岩月朗中天镜,石井波分太极泉”。西关石盘渡,乾隆写诗称“江右两名士”,世人誉之“乾隆三大家”、“为中国词曲界之最豪者”的蒋士铨故居。蒋母“鸣机夜课”堪与孟母“三迁教子”相续为“姐妹篇”。


仁义坊张家古宅

宋家埠,抗日战争胜利纪念地。19459月日本投降,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召开庆祝大会。村人目睹卫兵站岗几里路,顾祝同主持会议,白崇禧到中正堂讲话;举行阅兵式;鸣放108发迫击炮弹作为胜利礼炮庆祝。山河欢呼,隆隆炮声,驱走了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外虏笼罩国人头上的阴霾,全体中国人扬眉吐气、昂首挺胸。霞落街祝家巷二号(现为祝家弄4号),这里发出过“永不消逝的电波”。李白,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100位英雄模范之一。原名李华初,湖南浏阳人。15岁入党,参加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任红五军团电台台长兼政治委员,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19435月,受党组织派遣化名李静安打入国民党国际问题研究所做报务员。至迟19456月底从浙江淳安、桐庐县迁至铅山。夫妇在这里居住、战斗,直到抗战胜利,随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撤出铅山。为党秘密传送了日伪和美蒋方面大量的战略情报。李白回到上海,继续从事党的秘密电台工作。19481230日凌晨,在与党中央进行通讯过程中被捕。在上海解放前夕,194957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牺牲时年仅39岁。上海馆藏的珍贵革命文物,有二封战火烽烟中保存下来的家书,就是英雄在永平写给父亲的。


永平古宅

阳原山,南宋民族英雄、伟大的爱国词人辛弃疾长眠之地。还有长龙卧波的唐代大义桥,铅山解放记念地、明代蒋奎筑就的古城墙。还有文昌阁、寺观、教堂、祠堂、会馆、书院、国民党永平集中营旧址。还有古驿道、古巷、古宅、古木、古井。还有古镇美味、民俗风情等等,无法一一列举。即便城内布局,也别具一格。百岁抗日老战士、香港资深作家蔡省三先生,在应邀赴京国庆观礼返回故乡时曾深情忆道:“铅山县城,给我的印象很深。抗战时,那会还是青年学生,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是训练壮丁。我就睡在城墙的角楼上,和壮丁们挤在一起。红色庄严的文庙,黑色肃穆的县衙,屹立的青石牌坊,高耸的钟楼,雄伟的城墙。我跑遍广信七县,首屈一指。哈哈哈!”水渠,纵横有序。户户门前,清水流淌。清凉舒适,神清气爽;水井,星罗棋布。似片片方、圆宝鉴,散落凡尘,人称“九十九口半”。是否趣味盎然?

永平,解放以后,虽然县党政领导机关搬迁河口,但因其地处县域中心位置,国家“六五”重点建设项目、中国第二大露天铜矿——永平铜矿,座落轄区内,陈家寨乡、五铜乡併入,永平垦殖场归其所属,不言而喻,仍然是重点镇。镇党、政一班人团结带领全镇人民开拓进取,积极作为,一届接着一届干。古镇一派生气勃勃、欣欣向荣。全镇区域面积147.40平方千米,2016年末实有人口56230人。财政收入达18931元。先后荣获江西省十大最具竞争力重点镇、全国重点名镇。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经过浴血奋战、艰苦奋斗,神州大地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代一代人、红色战士曾经的梦想:“点灯不用油,耕田不用牛”,“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如今已是普通人家的日常生活;祖祖辈辈“面向黄土,背朝天”、“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艰苦手工劳作,也被农业机械化、现代科学种田渐渐解脱。“老牛拉木犁”、插秧、车水、采摘等一些农事,成了生态旅游观光、体验生活的一项活动内容;农家小轿车,过去连做梦也不敢想,现在各式各样的现代交通运输工具,“逼”得乡村公路窄了又扩修。车轮滚滚,坑坑洼洼的土路变成了平整的沥青路、水泥路。新型城镇化的稳步推进、新农村建设、农村合作医疗、养老社保、文化教育、广播电视、电信移动、宽带互联网、电商快递、休闲旅游、娱乐健身等让城乡差别越来越小,与世界的联系日益紧密便捷。在这梦想变现实、平凡出奇迹的伟大时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懈奋斗中,永平与全国同步迈进,城乡面貌越来越美。随着小康社会的全面实现,人民的生活将一天比一天更美好。


桐木关双泉山

永平,她的美在其质朴,天然去雕饰。然而,久居深闺人未识。只有走进古镇,才能体验她的脉脉温情,感受她的美。我们有缘,我与《铅山县志》续编副主编、镇志执行主编曾健雄等同志应邀参与编纂《永平镇志》工作。短短二年,穿越千载;博采穷搜,凝心聚力。如期奉上电子稿本,心中那份自我约束的沉甸甸的历史使命负重感,也随之释然。在文字资料的沼泽地摸爬滚打、沾染书香的同时也被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所震撼。一坛美酒,一席佳肴,尚需静心品味。舌尖上的味道,点点滴滴融入心。美的发现、欣赏,不仅需要聪慧的双眼,还要有怡然的心态,纯净的心灵。世界名画达芬奇的《蒙娜丽莎》,颇具魔力的“微笑”,吸引多少人在她面前停步注目、流连忘返!然而要想真正进入美的享受的殿堂,还须握有“心心相印”这个密码,才能启开神秘的大门,放心与真善美齐飞。

无穷无尽的大自然,丰富多彩的人类社会,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莫让浮云遮望眼,“无限风光在险峰”!大美属于那些在新长征的征途中、筑梦路上,“苦行僧式”的登攀者们!新时代的“挑山工”!独领风骚、勇立浪尖的“弄潮儿”!

永平与铅山,由于历史因缘,有如骨肉相连,无法、也无须截然分开。令我们倍感欣慰和骄傲的是,勤劳、勇敢、智慧、大气的铅山人,将中华传统技艺的瑰宝、似熔入历史记忆的活化石:湿法炼铜、祖传造纸、古艺制茶等,大国工匠精神代代相传、千载坚守、延续至今,“静悄悄”地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遗产作出无私的奉献!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破坏生态,就是毁灭未来!人们赞誉“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铅山得天独厚,秉母亲武夷山之基因,承天地日月的灵气。其独特魅力,就在山青水秀,鹿鸣呦呦,鸟语花香,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文脉悠悠,儒释道并峙;斯文宗主,继往开来!迷人心醉!201779,第41界世界遗产大会,江西铅山武夷山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世界级的荣誉与责任,一同降临,阳光、风雨一肩挑。其路漫漫兮,绵绵不绝时。惠泽后人、造福人类!铅山山美、水美、人美,直教人魂牵梦萦。又怎能不赞:“金山银山不如美丽铅山!”

此景天下何处寻?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盛行数百年的铅山茶灯戏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铅山县志网(ysxz.net)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江西省铅山县志办公室 主办
  • Powered by laoy8! V3.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