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探讨 >> 内容

朱熹诗咏铅山地

时间:2012-8-17 7:03:32

朱熹诗咏铅山

 苏卫东

八百多年前,南宋理学家朱熹在铅山鹅湖与陆九渊兄弟相会,就治学、修养方法等问题展开激烈的辩论(史称“鹅湖之会”),首开治学讲会的先河,成为千古美谈。然而,朱熹在铅山写下许多诗作,或赞美铅山秀丽风光,或抒发自己理学思想,却鲜为人知。下载 (320.1 KB)

前天 20:08

  朱熹不止一次来过铅山,每次踏上这块土地,铅山的风物人情耳濡目染,自然而然便闯进了他心底的诗意地带。早在宋乾道三年(1167年)八月,朱熹偕同弟子林用中、范念德由福建崇安五夫里启程,九月八日抵湖南潭州访问张栻,探讨《礼记·中庸》中的“末发之中”问题(史称“岳麓会友)。十一月归途中,师徒三人心情舒畅,一路吟咏不绝。途径铅山时,朱熹咏诗一首《次韵择之铅山道中》: “行尽江南万叠山,家乡犹在有无间。明朝渐喜登闽地,涧水分流响珮环。”

“岳麓会友”之后的第八年(宋·淳熙二年,1175年),吕祖谦发出倡议,邀请朱熹到鹅湖寺与江西“心学”创始人陆九渊、陆九龄弟兄二人辩论道学问题。朱熹欣然应往,带领弟子先期来到铅山。在等待二陆由金溪前来铅山的数天时间里,朱熹游览了河口章岩寺和永平石井泉。章岩洞顶圆如镜,形似月,章岩寺内吞风吐月,掩映云霞,蔚为壮观的景色给朱熹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咏诗一首《章岩》:“豁尔天开字,豁然夜不扃。闲云任栖宿,密雨断飘零。破屋僧常住,高轩客屡经。古今题字处,大半藓文青。”石井泉,位于鹅湖山南麓。见泉水澄清如镜,可鉴须眉,泉石交映,景致可人,朱熹文思泉涌,作诗《涛云》赞之:“一窦阴风万斛泉,新秋会此美清涟。人言湛碧深无底,只恐潜通小九天。”登上泉旁的亭子,朱熹诗兴再发,赋诗《石井泉亭》:“联倚君登泉上亭,黄尘双眼想增明。篮舆独向溪南路,惆怅不成同队行。”二陆兄弟到了鹅湖寺后,在吕祖谦的召集主持下,朱、陆双方围绕大家关心的治学方法、修养方法等诸多问题展开了面对面的探讨。辩论前后达十天,列会者有三、四十人之多,双方各抒己见,但谁也没有被说服,最终不欢而散。会后,林用中等陪伴朱熹返回崇安。行至赣闽交界处的分水岭铅山分水关时,朱熹凝神眺望,口占一首《过分水岭有感》:“地势无南北,水流有西东。欲识分时异,应知合处同。”此诗是朱熹借分水岭下水流分合的情景表达其对不同学术见解的“求同存异”态度,这让弟子们对恩师尊重学术争鸣的豁达胸襟敬佩不已。鹅湖之会,盛况空前,在宋明理学史上起着极深远的影响。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御笔亲书匾额一道,楹联一副,命新任江西巡抚白潢专程奉送至鹅湖书院,以示朝廷的重视,充分体现了封建帝王为鹅湖书院的昌明盛学而对朱子理学的敬。康熙皇帝并未到过铅山,其所题匾额“穷理居敬”就是根据朱熹的治学思想“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在于读书,读书之法,莫贵于循序而致精,而精致之本,则又在于居敬而持志”而写;其所撰楹联“章岩月朗中天镜,石井波分太极泉”正是有感当年朱熹游览章岩寺、石井泉所咏之诗而把“章岩寺”、“石井泉”两处景观嵌入其中,真是寓意深刻,妙不可言。 下载 (340.7 KB)前天 20:08

“鹅湖之会”三年过后,“淳熙五年(1178年)秋,朝廷命朱熹知南康军。朱熹辞免,朝廷不允。次年正月,朱熹一面继续请求辞免,一面出发到铅山紫溪(宋朝时曾在紫溪设驿站)候命”(注1)。来到铅山那天,恰逢立春之日,朱熹有感铅山习俗(铅山有“新春大似年”之习俗,礼仪隆重,家家户户神龛上供着缠红纸条的青菜一株,以及糕、饼、酒、茶之类,还有用米粿制成“春牛”上供的,焚香燃烛,祭祀天地,以示“迎春接福”),作六言诗一首《铅山立春》:“雪拥山腰洞口,春回楚尾吴头。欲问闽天何处?明朝岭水南流。行尽风林雪径,依然水馆山村。却是春风有脚,今朝先到柴门”。诗中“楚尾吴头”指代铅山。铅山古时处在楚国和吴国交界处,这从现在的方言分布不难看出,铅山大部分地区属赣方言,青溪一带属吴方言。诗中“今朝(zhao)”确指“今日”,“明朝”则是泛指,是“来日、他日”的意思;“柴门”指代农家。该诗意境很美,想象也非常奇特,称得上是古代六言诗中的精品,尤其是尾联“却是春风有脚,今朝先到柴门”,采用拟人手法,写活了春风,表达了他祝愿春的到来先到农家的情怀。朱熹来到紫溪的消息不胫而走。二月,陆九龄专程来到紫溪观音寺(今紫溪乡坑口村下源坞),就“圣人教人”、“存心养性”等问题进行辩论。这次会晤可说是“鹅湖之会”的继续,但气氛与上次“鹅湖之会”完全不同,是在融洽的气氛中心平气和地讲论切磋。正是在这种“相与极,论无猜”的气氛中,朱熹兴起,带着诚挚的友情作了一首追和陆九龄的鹅湖诗:“德义风流夙所钦,别离三载更关心。偶扶藜杖出寒谷,又枉篮舆度远岑。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培养转深沉。只愁说到无言处,不信人间有古今”(鹅湖之会时,陆九龄曾赋诗:“孩提知爱长知钦,古圣相传只此心。大抵有基方筑室,未闻无址忽成岑。留情传注翻榛塞,著意精微转陆沉。珍重友朋勤切琢,须知至乐在于今”)。和诗的末句“不信人间有古今”显现出一种特别大气的生命力,把这首深沉、流畅、晓白的诗作推向了心海的高峰。这首和诗被编入华东师范出版社发行的上海市高中语文教材。

淳熙十五年(1188年)冬,辛弃疾与陈亮相会在铅山(史称“第二次鹅湖之会”)。这次相会前,陈亮曾向朱熹发出邀请,约三人相会紫溪,共同讨论“经世致用,救济时艰”、“治国平定天下”的问题。遗憾的是,此时的朱熹因多种失意已不愿参与谈论国事而借故失约了。这让当年的辛弃疾与陈亮十分失望,“十日后乃不见朱熹前来,陈亮飘然东归”(注2),也让今天的我们惋惜不已。朱熹若是如约来到铅山,那他一定会再次留下诗作啊!

铅山秀丽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多次让朱熹这位理学宗师诗兴大发;而朱熹诗咏铅山地,又让这片热土更为灵气彰显。他的这些不朽诗作将极大激发我们对铅山这片热土的挚爱之情,深深激励我们在建设文化铅山的征途上不断前行,奋发向上,继往开来

     注释 1《鹅湖书院志》    2 王立斌《鹅湖书院创建沿革》

 录入:苏卫东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铅山县志网(ysxz.net)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江西省铅山县志办公室 主办
  • Powered by laoy8! V3.0sp1